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首页>企业文化

云南的三四月春暖花开,各个主题公园、植物园、马路边繁花似锦。在这初春的时候,很多人出门去看樱花,我们午饭散步时也被公司樱花吸引驻足仰望,脑海中浮现结满了又红又大樱桃的樱树。过了一个多月,终于我等着樱桃熟了,摘一个尝尝,然而残酷的现实是:路边摘来的樱桃都是酸酸涩涩的,有的甚至还有点苦!都是樱树,怎么区别这么大!原来樱花和樱桃并不是等同的,虽然都是蔷薇科李属的植物,有着亲戚关系,但樱花并不是一个单纯的植物物种,樱花是指那些经过人工培育后的品种统称,比较知名的都来自日本的樱花,比如山樱花、大岛樱、东京樱花、霞樱。鱼和熊掌不能兼得,花美了那果实就有所欠缺了,路边的樱花多数是观赏性的樱花,所以结的果实口感就没那么可口了。想吃到好吃的樱桃,还是要去水果店买。

从那以后,我开始对身边的花草开始产生浓厚的兴趣。以前每天迈着匆匆的脚步去上班,路两边的花花草草也随着季节更替上场,我却很少去停下脚步,弯下腰去看看他们,现在开始放慢脚步,驻足、凝视欣赏这些盛开的美丽花朵。心中无比激动,可是只能表达:哇,这些花儿真美啊!——什么花儿?不认得!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和失落。

一花一世界,为了满足好奇心,为了深入欣赏、品味这些花草的魅力,我开始像专家请教学习认识植物。现在出行或旅游,我发现自己能够叫出部分身边植物的名称,并且讲出与这种植物相关的知识,这无疑给我增加不少乐趣。体会到了甜头,我会继续坚持学习认植物,减少因为你不认得它所带来的擦肩而过,对面相见不相识之类的遗憾。

回忆两种具有童年回忆,当时叫不出来名字的,被我们遗忘的小花小草。

 小皮球,香蕉梨,马兰花开二十一;二五六,二五七,二八二九三十一;三五六,三五七……”可唱至一百零一,伴随着这首歌,我们快乐的跳着皮筋。马蔺,是白花马蔺的变种,多年生密丛草本。根茎叶粗壮,须根稠密发达,长度达1米以上,伞状分布。作为鸢尾属的一员,马蔺的色彩不算华丽,很清爽的淡蓝色或白色。虽然马蔺的颜值不出众,不过马蔺具有粗壮的根状茎和发达的根系,在鸢尾属中抗逆性十分强大,常常成片栽种,这样看一丛丛的还是很美观的。下次见到马蔺,你会不会想起马兰开花二十一吗?

 

马蔺花

苍耳(Xanthium sibiricum Patr)俗称粘不粘、小刺猬,为菊科植物苍耳的干燥成熟带总苞的果实。一年生草本,高可达1米。全株都有其毒,以果实、特别是种子毒性较大。原产于美洲和东亚,广布欧洲大部和北美部分地区;生于山坡、草地、路旁。中国各地广布。小时候我们常把它的果实粘在同学身上或者头发里,有时候也会发现自己身上默默的也有几个,你玩过吗?

 

苍耳